0012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月亮皎潔的高掛天上,綻亮了墨色的夜,鹿晗坐在茶館的庭院裡,臉頰映著月光欣賞著這副景象許久,好像永遠都看不膩似的。他聽著夜裡徐徐涼風吹來的聲音,想不起來上一次抬頭看月亮是什麼時候,或許從來沒有過吧? 記憶中他的世界就只有四面無窗的牆壁,和一扇他深深懼怕的鐵門,像現在這樣坐在這裡,仰望著無雲的星空,對他來說就像夢一樣。

「你又在這啊?」一個和他一樣穿著小二工作衣的圓眼的少年,笑著對他喊聲道。

「啊,珉碩!」鹿晗驚喜的從木椅上跳起來。

「晚餐你今天還是吃得不多啊,掌櫃的可擔心你了。」珉碩輕跳著來到他面前,把手上的饅頭塞到他手上。

「我就吃這麼多呀。」他笑道。他沒說謊,這裡的飯食是他吃過最美味的飲食,儘管只是素素的燙青菜,他都覺得是佳餚,多吃一口都是貪心的,總是吃完自己應有的份,看著其他小二們把飯菜吃完也覺得滿足。他把手裡的饅頭分了半,遞給珉碩其中一份。

「你呀,要是工作時昏倒了,我可不管你喔!」珉碩用手指輕彈了他的額頭。

「不會的,別擔心!」他咧開了笑容,覺得被人關心是多麼溫暖的一件事。

「還說呢! 你今天可闖了大禍,好在世勳大人沒怪罪….」珉碩鼓著臉頰氣嘟嘟的坐下來。

「啊….真是對不起啊,我已經很努力了,我以後不會給掌櫃添麻煩的。」想到今日發生的事,他立馬直立了身子,緊張的道歉。

「掌櫃的人好,是不會責怪你的,瞧,這饅頭還是他託我給你的呢!」他晃晃手裡的那半顆饅頭,咻的一下又塞進嘴裡「你要小心的是世勳大人。」

「好的….」他一愣,對於世勳,印象中只記得他那一雙似乎可以望進到他靈魂深處的眸子。

「再陪你看會兒,等等就休息了吧!」珉碩說道,拉著他一同坐下。

「嗯。」他應聲,慢慢的吃著自己的那半個饅頭,長長的睫毛在月光的照射下,根根分明的在他眼皮上映出影子。

 

珉碩仍記得他初遇鹿晗的那一夜。那晚下著滂沱大雨,茶館的打烊工作正進行著,珉碩打著傘到門口準備把門給關上,漫長的雨夜估計是沒什麼人的街道上,他卻依稀看到有個人影,淋著雨蹣跚而搖晃的走著,還以為是哪邊的流浪漢,他只想快點結束工作歇息,卻在關上門的那一刻,親眼看著那身影重重的倒下,珉碩幾經掙扎還是跑上前去查看,只見那人一身姬羽城都的裝扮不是流浪漢的模樣,失去了意識怎麼叫也叫不醒,他趕忙將他被在背上帶回了茶館,瞞著掌櫃的偷偷的照顧他,那人再次睜眼已是三日之後,他永遠記得他開口的第一句話:「對不起」,那是多麼讓人心疼的神情,在他嚴重脫水及營養不良的情況下,珉碩根本不忍心再將他扔回街道上,只是想再多收留他個幾日就被掌櫃的發現了,不料他不但沒開除珉碩,還同意給他吃住,唯一條件就是病好後,得在茶館裡工作,且還能拿到薪資。

過了幾周,鹿晗病弱的身體總算好了不少,也能做起像是洗碗這樣簡單的活兒,能被這樣善待讓他十分感激,但他卻從不在民碩和掌櫃的面前提起自己的過往,只是告訴人「我是從姬羽城都來的。」

 

肯定是不想再回想的過去吧? 捱著他仍有些單薄的肩膀,珉碩心裡這樣想著,對於今日正式上工才第二日的鹿晗,他真心希望這樣一個美好的少年可以一樣有個美好的未來。

 

 

可惜這樣簡單的願望,終就是不可能成真的。

 

 

「亦凡大人,樓上請吧!」這日亦凡人口視察的工作也來到了茶館,掌櫃遠遠的就看到了他英挺的身影,急忙招呼道。

「不麻煩了,掌櫃的,今日只是人口視察,不是重要的事,這兒處理就行了。」亦凡笑道,上前先是緊緊的和他握手,後又和藹的說出來意,掌櫃的笑得有些僵硬,顯然是對這項提議感到不安,覺得讓大人站在櫃台辦事有失敬意,慌張的喊人趕緊上了茶館裡最好的茶飲來。

「這是茶館的人事資料,大人。」掌櫃的從裡頭捧著一本冊子雙手奉給他,面對亦凡大人並不像面對世勳大人那般戰戰兢兢,但他仍小心翼翼的不讓自己失了禮儀。

亦凡的一個隨從也上前遞上一本冊子,上頭記錄著各店家人事資料的明細,亦凡很有耐心的一一對照著,這樣細小的事他從不讓底下的人來做,覺得親力親為是最能貼近市民的管道,從沒有過抱怨。

……….?」茶館的冊子裡出現了一筆怪異的紀錄,亦凡微微的皺眉指給掌櫃的看。

「啊,這是我們新來的小二,大人。」那是鹿晗的名字,和其他人的紀錄比起來,略少了許多必要的細節。

「這人從姬羽城都來的? 可有正式的移居資料或身分證明?」亦凡問到。

「這…….」掌櫃的睜大了眼睛,嘴巴開合著想要解釋出個什麼合理的理由,卻意識到自己其實對鹿晗一無所知。

「掌櫃的,這人若是來路不明,你是不能收留他的…..」看著掌櫃的越變驚慌的神情,亦凡壓低了音量說道。

「那孩子不是可疑的人,大人可以放心,他….」自己說出來的話是多麼的沒說服力,口說無憑的道理,身為一個商人他最清楚不過了。

「掌櫃的,我得親自問他一些事」亦凡不好意思地說道,覺得終究還是打擾到了茶館的工作有些抱歉,幾個隨從自動得直接進到茶館裡,逢工作人員就問道誰是鹿晗,不一會兒找到正在擦桌的鹿晗,將他帶到亦凡眼前。

「鹿晗?」亦凡問,眼前的少年雖穿著一身髒兮兮的工作服,卻不掩嫻靜脫俗的氣質。

「是,大人。」還在狀況外的鹿晗答道,覺得亦凡的眼睛似曾相似的感覺。

「今日我是來人口視察的,還需要你將從姬羽城都遷居的正式資料給補上。」亦凡禮貌的說道,面對像店小二這樣的平民,他的態度仍是這麼恭敬。

「我…….」鹿晗像聽到什麼駭人的事一樣,不自覺得往後退了兩步,身後的兩個隨從一左一右抓住了他的手臂。

「可交得出來?」亦凡禮貌的又問了一次。

「我……」他欲解釋,卻怎麼樣只能吐出這一個字,表情越見發白。

「掌櫃的,不好意思,我得把他給帶走。」亦凡邊說,邊把手上茶館的人事冊子交還給掌櫃的,慎重的行了禮之後便走了出去,他的隨從也一前一後的將鹿晗給帶了出去。掌櫃的愣在那裡完全束手無策。

「鹿晗!!!!鹿晗!!!!」珉碩不知道從什麼時候就開始觀察著他們,看見一臉驚慌的鹿晗被人抓著手臂帶出茶館,才驚覺不妙,正要上前問個究竟,就被亦凡其他的隨從給攔下,他放聲喊道。

「珉碩!!!!…..珉碩!!!」兩側的隨從緊緊的抓著他,根本無力反抗,就這樣被帶離了珉碩的視線。

「放心吧,鹿晗先生只要把正式的資料交出來就行了。」攔著珉碩的其中一個隨從說道,顯然是對這樣的情況習以為常了。

「難道不能緩緩嗎?? 他可是從姬羽城都來的呀! 那樣的正式資料少說也得等個三週啊!」珉碩憂心的喊道,放著姬羽城都是多麼遙遠的城鎮不說,正式的公文資料要經過關關申請跟審核就得等上好幾日,怎麼能就這樣把人給押走?

「亦凡大人只是依法行事,鹿晗先生來路不明的身分對蔚武城都的市民來說,是種威脅。」另外一個隨從說道,珉碩一臉得難以置信。

 

 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蔚武領主城府

「哥哥。」一日工作早早結束的世勳坐在大廳裡,正閒得發愣,見到亦凡從府外回來才回過神。

「又給你搶先到家了。」亦凡上前寵溺似的撫亂了世勳的頭髮笑道。

「你今天倒是特別晚呢。」他拍開了他的手掌,語氣聽起來像是埋怨又像是嘲笑。

「唉,是啊,今天人口視察,又多了幾個。」他邊說邊給自己倒茶,想起稍早在茶館忘了飲上掌櫃招待的茶水。

……..」世勳喜的抬起頭來,眼裡亮著不知名的亮光。

「世勳啊,試著靜氣些。」像查覺到了什麼,亦凡說道。

 

 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衙獄

鹿晗被帶回衙府裡,關押非法之民的地方可不是什麼舒服的環境,獄裡除了搖晃的火光之外,四周全都黑漆漆的,空氣裡充斥著嗆鼻又讓人頭皮發麻的骯髒氣味,他和其他同是沒有身分證明的人關在一起,顫抖著來到了最角落的位置,抱著膝蓋窩在那裡,看不見外頭的監獄,感覺像回到了姬羽城都,他緊抱著膝蓋試著讓自己平靜下來,卻相反的越抱越緊。

…….你打哪來的?」和他關在一起的人大約有六七個人,幽暗的環境裡分不清聲音是從哪裡來,他嚇得倒抽一口氣。

….姬羽城….姬羽城都….」他慌張的四處張望,甚至不知道那聲音是不是在說他,緩慢的移動身子來到了光亮照得到的地方,視線清晰至少能安撫他一些。

……那還真是遠呢….」透過火光,發現那聲音原來是來自一個和他只有幾步距離的男人,一身濃厚的髒汙,顯然是待在這牢獄有段時日了。

「我聽說姬羽城都的弱冠子弟各個樣貌出眾,果然不錯….」另一個來自不同方向的聲音踏入光線內盯著他瞧,是一個約莫三十的男子,衣服破破爛爛的,腳下甚至流著味道噁心的膿血。

「什麼弱冠....他明明是個女的….」這陌生的聲音屬於一個瘸了腿的男人,凌亂的頭髮跟他滿口的亂牙看起來有些瘋癲。

鹿晗吞吞口水,開口欲解釋,一隻不知從哪裡伸過來的手,迅速的把他的衣服給扯開,露出胸膛的一片潔白,映著獄裡火光不知怎麼的看起來十分可口,他還來不及反應,又有幾雙手向他的身體撲過來。

「對….對不起!!.....請你們請你們住手!!!....拜託了….請住手….」他慌亂的抓著單薄的衣服,他的哭求聲反而讓那些手更用力更瘋狂的亂扯,有那麼一瞬間,他真的以為自己又回到了姬羽城都,他抓得指甲幾乎要埳入他的掌心,絕望的哭喊著。

 

 

「這是幹嘛呢?」幾聲迅速揮過的鞭打聲在鹿晗耳邊響起,狠狠的抽打那些攀在他身上的手,沒幾下那些手全都退到火光照不到的角落,獨留衣衫破爛的鹿晗在那裡抽泣。

…….~這不是小二先生嗎?」世勳手上的馬鞭輕抬了他下巴,驚喜道。

……世勳..大人」鹿晗對上他的視線,哽咽著應聲道。

「小二先生原來是個非法之民啊?」世勳的馬鞭沿著衣衫裂開的痕跡,觸到不該暴露在外的位置,鹿晗顫抖著身子根本失去了逃開的力量,但世勳根本不在乎,覺得他佈滿淚痕的表情讓他十分欣喜。「想出來嗎?」盤算著什麼,他邪笑著問道。絕望的他點點頭,將原本放在心上的那句『你要小心的是世勳大人』遠遠的拋在腦後。

「出來吧。」世勳拾起兜裡的一把鑰匙,輕輕鬆鬆的開了牢門。鹿晗腳步蹣跚的踏出來,驚魂未定的仍覺得不真實。

以後得乖乖聽話,知道嗎?」世勳開心的在他佈滿淚痕的臉頰上親吻了一下,感覺自己得到了一件稀奇的寶物。

還來不及把門給重新關上,牢裡那些非法之民像瘋了似的也衝向門口,可惜手還沒碰到門就又被世勳的馬鞭給抽打了一遍。

「手這麼不老實,剁掉好了?」想到剛才他的『寶物』差點被這些骯髒的東西給玷汙,他憤怒的進到裡頭去,狠狠的對著他們抽了又抽,馬鞭在空氣裡瞬間揮過的聲音一聲比一聲大,哀嚎的聲音此起彼落,沒有間斷。

「世....世勳大人....請住手請你住手」不知過了多久,鹿晗才從驚嚇中回過神,等意識到時,他已身在牢獄裡,用僅剩的力量抓住世勳揮鞭的那隻手。

………..」世勳睜大了眼睛瞪著他,不敢相信這個『寶物』竟然敢阻止他。

「他們不是不是有心的….」就算是有心,鹿晗也不忍心見到這些人因此受到鞭刑。

……..」世勳愣了一下,溫柔的摟著他的肩膀將他帶出牢房,確認將房門給鎖上後,給他披上他帶來的黑色披風,好遮掩那些已不能蔽體的破衣。

 

 

「我才不在乎。」他捧起他被淚水浸濕的小臉,無所謂的親吻他的唇,鹿晗嚇得一愣,離開衙獄前,他清楚的聽見世勳交代官差,把那些非法之民的手都給剁掉。

 

 

 

文章標籤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EXO & BTS 的頭像
EXO & BTS

EXO x BTS-幻想世界

EXO & BTS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