0012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「大人這陣子館樓的生意不好….那個….」平時娛鬧慣的春樓老闆,此刻正用極為卑微的語氣苦苦哀求著,躬著一身誇張華服的身子,額前冒著汗。

「嗯……」被稱作大人的男子,慢慢起身移動到窗邊,老闆小心翼翼的保持一段不會冒犯到他的距離跟上他,『大人』用衣袖遮了下鼻子好掩蓋老闆過分濃郁的古龍水味道,微微皺眉觀察著樓下極盡搔首弄姿招攬客人上門的青樓女子們,各個都是姣好豐滿的身材,穿著看起來幾乎可以看到肉體的薄紗,重點部位若隱若現的,殷艷的語氣充滿著誘惑,搖擺著身子吸引每個經過男子的目光,只要有男人稍微慢下腳步,就立刻上前攬住對方的手臂,嬌聲嬌氣用胸部撒嬌誘勸對方上門,但就如老闆所說的生意不好,真實上門的人,少之又少。

「大人….」老闆用非常微弱的聲音喊道,「如果可行能不能….那個….稅收能不能緩點繳?....」他快速的擦擦額前的汗珠,儘管一會兒毛細孔又自顧自的開始冒汗。

……..」『大人』沒搭理他,在窗邊繼續觀察了一陣子才把視線轉向他,一雙凍得讓人發寒的眼神從他仍掩著口鼻的衣袖透過來,讓老闆嚇的立馬又把視線壓低,一直維持著作躬的身子顫抖著又彎低了不少。

「如如您..如您所見….近日的生意….」老闆的聲音微弱得像是耳語。

…….緩點繳?」『大人』緩慢得又坐回椅子上,將掩著口鼻的手舉起來輕輕得揮了揮,四五個隨從們明白似的點點頭,離開了廂房並把門關上。

…….….是的….」老闆吞吞口水應道,壓低了自己的視線等著『大人』的決定,一陣沉默之後,『大人』伸手輕抵著他的下巴,輕輕的施力迫使他抬起頭來跟他對視。

……緩點繳?」『大人』冰冷的眼裡似笑非笑得又說了一次,老闆嚇得雙腿發軟,額前的汗珠一顆一顆的滑落他發白的臉頰,顫抖著雙唇才準備開口,突然瞬得一下被打趴在地。

「唔…..」老闆趴在地板上摀著被拳頭揮中的右臉頰,還沒意識到發生了什麼事,肩膀又被重重的踹開,只見『大人』邁開一隻腳跨坐在他身上。

…..」左臉頰又飛來一拳。

…….……」右臉頰,老闆在那一瞬間噴了一口血沫,沾染了『大人』的拳頭和衣袖。

……..?.....」語畢,『大人』輕笑一聲,又朝他的左臉頰狠狠的揮過去。

………….」已分不清臉頰上的是淚滴還是汗珠,老闆嚇得連氣也不敢喘一下,口裡的血腥味肆無忌憚的散開,身體不受控制得顫抖著,『大人』滿足似的揚起嘴角,從他身上站起來,悠悠的又走到窗邊。

「樓裡的妓女們相貌太差,你生意怎會好?」『大人』用已髒了的衣袖擦去手上的血污,吸吸鼻子發現身上沾染了老闆那難聞的古龍水味道,皺眉。

……….」老闆踉蹌的從地上爬起來,跪著匍匐在他面前。

…..生意人,要用點頭腦。」『大人』抬起腳又把他給踹開,老闆倒地後又重新爬起來用一樣的姿勢跪著,一會兒又被『大人』給一腳踹開,再爬起來,跪著。

…….就緩點繳吧。」『大人』樂此不疲的用力的踩著他那把頭髮梳得油油亮亮的後腦杓,柔生說道。

「謝大人!!! 謝大人!!!」老闆在他轉身離開之後大聲答謝,臉上的血汙跟他感激的表情十分的不相襯。

「記下……兩週後再來。」『大人』走出了青樓,囑咐了走在他側身的隨從,原本正在招攬客人的妓女見他走來,紛紛閉嘴退到兩側,讓出了一條路讓他離開。

「是,世勳大人。」隨從答道,匆匆的拿筆在帳本上記下。

那是十分熱鬧的市街,沿路都是各式各樣的店面,茶館、旅館、餐館已及剛才的青樓,路邊擺滿了形形色色的小攤販,簡樸的茶水小店、賣糖葫蘆的小販、嘖嘖稱奇的雜耍團、各式布匹繡花的布攤到販賣女用胭脂的小商都有,來來往往的行人在街道上逛得不亦樂乎。世勳皺著眉邊走邊蹭蹭手上剛才被血汙沾到的地方,好像怎麼擦都覺得髒。

 

「世勳!!」在熙熙攘攘的人群裡,有個聲音從他身後喊道,他不耐煩的轉過頭去看,是哥哥。

「啊,上哪呢?」亦凡高拔英挺的身姿在人群裡格外顯眼,後頭也和世勳一樣跟著幾個隨從,可惜各個身高都和他差了一大節,幾乎要小跑步才能追上亦凡的腳步。

「去收青樓的稅收,哥。」他收起眼裡那些不悅,微笑著點頭喊聲到。

…..看來不是很順利呢。」眼明的亦凡注意到他衣袖上的血汙,嘆氣道,並肩跟世勳一塊走著。

「是的。」他擺擺衣袖應道。

「世勳,試著靜氣些吧?」亦凡邊說邊跟一旁的小攤販揮手招呼。

「哥有哥的方式,讓弟弟繼續用自己的方式吧。」世勳側過頭,悄悄的翻了白眼。

………..」亦凡有些憂慮的抿抿嘴唇。對於弟弟的殘暴時有耳聞,但父親派遣的工作總是作得非常完美,為此驕傲而滿足的父親便對那些『工作過程』選擇視而不見,身為兄長的他,卻為此擔憂不已,擔心世勳的心智在連自己都不知道的情況下而扭曲了。

「哥上哪呢?」世勳所幸把手背到身後,微笑問道。

「噢,人口視察呢,這會兒得去衙裡對個資料。」亦凡從一些深沉的思緒裡清醒過來。

    是嗎? 我接下來得到茶館去收稅。」他欠身說道,在哥哥面前,一直都是相敬如賓得保持著應有的禮儀。

「世勳啊靜氣些。」亦凡語重心長得拍拍他的肩膀。

…..哥哥,工作順利。」與其跟哥哥爭論,世勳選擇用笑容掩飾他把亦凡的話當作耳邊風的事實。看著哥哥朝著衙府前進的背影,他默默的收起笑容,哥哥的叮嚀從沒停過,他不是不聽,而是他不知道怎麼『靜氣』。

 

 

蔚武城都是個高度繁榮且和平的城鎮,城主有兩個辦事得力的兒子,大兒子吳亦凡掌管了城內各式行政,包含了衙府兵力、土地、人口、教育,亦凡的領導及管理非常優秀,擁有一王之姿,掌管行政工作十分出色,做人做事公正圓融,非常受到民眾的愛戴。小兒子吳世勳掌管城內商業經濟相關,包括餐館、旅社、市集、娛樂及稅收,世勳個性高傲,非常冷酷、殘暴,做事非常冰冷果斷,年紀輕輕就替父親將經濟領域掌管的十分妥當,卻和亦凡完全相反,眾人對他是避之唯恐不及,從來沒有人敢跟他交好。兩位少爺為好好學習工作內容,不同領域也總是親力親為,儘管行事作風完全不同。

 

 

「世勳大人!! 這邊請這邊請~」才剛踏進茶館,掌櫃就熱切得上前來招呼,畢恭畢敬的將他引到高等廂房,一路上都在套呼的說著『您辛苦了、您辛苦了』,直到世勳不耐煩的抬起手來阻止他才安靜的閉上嘴。

高等廂房位在二樓,門窗刻著精美的花紋,木頭飄著陣陣的自然香氣,世勳在進廂房之前,習慣的在二樓的扶手前俯瞰著一樓茶館的工作狀況,來來往往的人非常多,小二們麻利的給客人帶位、擦桌,茶水招待及出餐的速度也不馬虎,每個客人臉上都是滿足飽餐的表情,給起小費來也不手軟,顯然茶館的生意是比青樓好太多了。

正準備轉身進到廂房裡,瞥眼的一個瞬間他看到了一個奇怪的景象,一個少年有些生澀的給客人添酒斟茶,擔驚受怕的表情感覺情緒十分緊繃,姣美的外貌做起茶館的工作看起來格外突兀。

「新人?」他向掌櫃招招手,指著那個正在端茶的少年問道。

……..….是的。」掌櫃循著他手指的方向看去,比起剛才的熱絡,有些不自然的回應道。

………..」世勳又繼續觀察了一下,默默的數算小二的人數,每個人在各自的崗位上都做得非常流暢,不像是需要新人的情況,店家雇用員工雖非他管轄,但還是將這樣的細節給記在腦裡。

 

「這是這一季的稅收,大人。」廂房內早已放好了要上繳的銀子,世勳手揮了一下,隨從們便開始清點數目,等待的時間裡,世勳給自己倒了茶水,那節沾著血汙的衣袖閃進了掌櫃的視線,嚇得他一顫,暗自慶幸自己的生意還繳得起稅收。

「數目正確,世勳大人。」其中一個隨從翻了翻帳本後,答道。

「走吧。」放下茶杯,今天的工作終於結束了,他放鬆的呼了一口氣,瞧也沒瞧下掌櫃,起身就要離開,隨從們快速的將銀子收下跟上他。

才剛下樓梯,一個沒注意,一個端著茶水的小二直愣愣的撞上了他,世勳的隨從們同時倒抽了一口氣,以為好不容易可以平安度過一天的掌櫃,慘白著一張臉快要昏厥的模樣。

「對不起!! 對不起!! 我馬上幫你擦擦」小二慌張的連連道歉,茶水潑濕了世勳的衣袖,那片血汙被暈成了難看的水痕,茶館裡的所有人像被凍結一樣,暫停了所有動作看著這一幕。那小二將兜裡的抹布就要往他的衣袖上蹭,還未碰及立刻被世勳狠狠的抓住了手腕。

…………」世勳的眼裡除去了冰冷,反而滿是嚇人的殺氣,他瞪著那小二,火氣滿溢到了胸膛正要動手,定睛一看,是那位新人。

「大人對不起…..」世勳將他一拉,湊近一看,心想果真是個美人,可惜了是個男兒身,那新人面對他逼近的表情卻是一副快要哭出來的模樣,悄聲的又道了歉。

「你…….什麼名字?」他稍稍的拉開了他們之間的距離問道,發現新人顫抖的手腕還真是纖細。

……鹿…..鹿晗….」新人微聲答話。

「以後當心點。」讓人意外的,世勳竟然什麼也沒做,鬆開了他的手,就這樣走出了茶館。

「掌櫃先生,對不起我….」待世勳離開後,鹿晗急忙去攙扶已嚇得腳軟的掌櫃,又開始道歉。

「鹿晗啊,沒事沒事,世勳大人沒怪罪就好,沒怪罪就好….」掌櫃拍拍自己的胸口,大口大口的呼著氣,還有些驚魂未定的說道,不知是在安撫鹿晗還是他自己。

 

 

「好了,別擦了。」世勳扯了扯衣袖,他的隨從在出了茶館後,神色慌張的一路幫他擦著,讓他走路都不能好好走,不耐煩的說道。「反正都髒了。」沉著一張臉,他說。

 

 

 

 

文章標籤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EXO & BTS 的頭像
EXO & BTS

EXO x BTS-幻想世界

EXO & BTS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